首页 >> 新闻聚焦 >>新闻聚焦 >> 河南渑池县原安监局局长、交通局局长张万幸伙同他人侵吞私营企业上亿资产老板含泪离世!
详细内容

河南渑池县原安监局局长、交通局局长张万幸伙同他人侵吞私营企业上亿资产老板含泪离世!

核心提示:原渑池县安监局局长、交通局局长张万幸,身为共产党员和国家公职人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弃法律法规而不顾,利用职务之便及当地的人脉关系,仰仗其妻子(原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人民检察院批捕科科长)职务,为中饱私囊、以权谋私,幕后操纵担任私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联合并插手、操纵、干预民营企业,伙同他人侵吞上官敏华的公司资产。


1、事实与真相

渑池县私营企业老板上官敏华,男,汉族,1961年12月9日出生,2021年7月23日去世。

上官敏华生前投资经营“渑池县继航实业有限公司、渑池县兴华东城置业有限公司、渑池县龙兴西城置业有限公司、渑池县南村生态园、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含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李家山矿、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东庄沟矿、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西阳加油站、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鑫鑫加油站、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韶山加油站、)”等多家公司。

上官敏华去世后,儿子女儿特委托母亲陈虹伶处理善后事宜,陈虹伶接受委托后,曾遭到多方威胁恐吓和干扰,不让其参与其中,陈虹伶坚持原则,委托审计公司要求实事求是审计公司账目,经审计发现上官敏华生前经营的公司大量资产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联合起来合伙侵吞、数额巨大、且不择手段、性质恶劣至极。

2、张万幸涉嫌非法侵吞他人遗产,涉恶涉诈事实如下:

1张万幸为了无限期霸占上官敏华生前所投资经营的公司及矿山,合谋控制上官敏华并伪造上官敏华遗嘱。 身为渑池私营企业的老板上官敏华2021年7月23日突然离世,作为直系亲属的儿女见到父亲竟然是奄奄一息之时。

张万幸为了达到无限期霸占上官敏华生前投资经营的公司、矿山,在2021年5月20日,由张万幸本人自制好的一份委托书,后又变造成现在的遗嘱,利用上官敏华神志不清之时,骗取上官长华、黄秀兰、上官延龙在见证人处补签签名。该份遗嘱不难看出,上官敏华的多个公司、两个矿山全部由张万幸全权处理,且不允许上官敏华儿子、女儿及直系亲属参与所有公司及两个矿山经营管理,且在张万幸委托期间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张万幸将遗嘱四处发放并告知天下人,唯恐失去控制权。

2张万幸以权谋私,放高利贷数额巨大,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张万幸以其外甥沈灿顺(普通农民)名义于上官敏华生前以月息5分的利率向上官敏华经营的公司投放高利贷2220万元,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及国家领导干部的张万幸当时已实际控制公司,利用职权便利在后面操纵与他人恶意串通、伪造证据、盖上了渑池县兴华东城置业有限公司的公章,变相套取公司资金。

3张万幸以“中间人”身份出现,变相向上官敏华索取巨额好处费达3000万元。河南硕基置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跃钦(系张万幸老乡)2016年9月12日到渑池与上官敏华合作经营东城府邸、西城府邸项目。

2018年9月16日张万幸与刘跃钦相互勾结串通、合伙谋利,以协调渑池县东城府邸、渑池县西城府邸变更为“政府棚户区改造代建项目”为名,不符常规的提出无理要求,向上官敏华“索要投资款的66%”(最低不低于3000万元)名为补偿费,实为张万幸的好处费。

4张万幸控制公司期间,勾结王顺真伪造证据,导致公司大量资产流失严重。

2018年7月--9月上官敏华分两次出借条1200万元,2021年1月15日借条显示利息400万元(此借条明显系伪造),担保人贾金刚、上官建军;1200万元分别汇入贾强(贾金刚儿子)、上官月华(贾金刚妻子)、茹松涛(贾金刚外甥)三人账户,收款人与贾金刚有直接利害关系。

张万幸掌控公司期间利用职权伙同他人伪造上官敏华给王顺真出具借条;落款时间为2018年7月24日的借条、落款时间为2018年9月21日的借条真正事实是2021年3月10日所写的,原借条、借款条上面的借款人是“王红霞”,而非王顺真;落款2021年1月15日借条上“上官敏华”的签名及借条内容明显是伪造的。

2021年7月17日张万幸控制公司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在王顺真提供的借条、借款合同等有关材料上均伪造添加了“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和“渑池县龙兴西城置业有限公司”的印章并强迫诱导茹松涛、上官延龙在王顺真提供的有关材料上签“经办人字”和“股东”的内容。

借条上的内容一般都由借款人书写,除非有特殊的目的和原因,为什么让上官敏华把借条上王红霞改成王顺真的名字呢,上官敏华离世,只有王顺真知道;不对,还有一个叫张万幸的人知道,因为这些借条上都有神龙实业公司和龙兴西城公司的印章,当时这些印章都由张万幸所掌管。为了让这些材料进一步让法官相信,他还让龙兴西城公司两个股东签名,没有想到有人在签名前留下了照片。

2021年7月26日该民间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渑池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如此错综复杂的案件,法院应严格安排充足时间来调查审理,可渑池县人民法院仅用35天,竟然以“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缺席的方式在2021年8月31日速出判决,案号:2021豫1221民初2121号民事判决书。

2021年8月份,公司实际掌握在张万幸手中,渑池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1豫1221民初2121号)正式下发,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承担偿还王顺真借款1600万元及相关利息,渑池县神龙实业有限公司最基本的上诉权利也被剥夺了,天理何在?

该判决书现已执行渑池县龙兴西城置业有限公司50套商铺(5059.53平方米),意想不到的是上官敏华生前投资经营的渑池县龙兴西城置业有限公司却被王顺真串通渑池县龙兴西城置业有限公司名义法人郑拴景私自协商询价以超低于市场价3060元/平方米的价格进行司法拍卖,以张万幸为首的居心叵测的人员不择手段,在司法拍卖一拍流拍进行二拍时,合谋在司法网上报名,确保本次司法拍卖成功,张万幸一手遮天操纵的结果使公司资产造成严重流失。

5张万幸利用职权制造虚假借款协议,转移项目款套现虚假高利贷,导致公司目前无法正常运营,给公司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2020年底张万幸在无委托的情况下强行进入渑池县兴华东城置业有限公司,与住建局领导串通一气制定“霸王条款”。住建局下文明确规定:东西城公司棚户区改造款拨付时必须由张万幸本人允许签字,渑池县住建局下属的渑池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才能拨款。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的张万幸名为委托,实际为无限期霸占。


2021年元月张万幸在没有被公司委托的情况下,私自开始出委托书让渑池县住建局下属单位渑池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一年期间(渑池县兴华东城置业有限公司的账户处于正常状态)代付工程款约1.04亿元,其中涉及高利贷款项达两千万元之多,工程截止2020年底仅需3个月将要完工的项目,至2021年底剩余的工程项目竟毫无进展,直接导致渑池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于2022年2月24日向三门峡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裁定:解除棚户区安置房代建协议,渑池县兴华东城置业有限公司将渑池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代付兴华东城棚户区改造项目款近2.05亿元折价成房屋及补偿费交付给渑池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张万幸的所作所为直接造成了公司面临倒闭和破产的风险。

张万幸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由于强行霸占公司,不以经营为主,而以套取瓜分公司资产为主,造成目前公司所有工程无法正常运转;强烈要求张万幸给政府的兴华东城棚户区改造项目一个交代,给上千万农民工一个交代、给民营企业家由于在高利贷和恶势力胁迫下、含泪离世的上官敏华一个交代!

以上反映内容客观真实、证据充足,如有虚假,本人愿承担所有法律责任,与发帖平台无关!

反映人:陈虹伶联系电话:15139875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