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群众来信 >>群众来信 >> 关于对睢县原实信储蓄所原主任田艳华和王保中、许玉霞、陈洁法官的反映
详细内容

关于对睢县原实信储蓄所原主任田艳华和王保中、许玉霞、陈洁法官的反映

尊敬的国家级媒体领导:


您好!


我叫罗亚丽,现年 52岁,家住河南省睢县城关镇坊子街26号,身份证号:412325197003280022。


现在我实名举报睢县农村信用联社原实信储蓄所主任田艳华利用工作之便私自挪用金库资金数千万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高利转贷、盗取储户存款、虚假诉讼和商丘市法官徇私舞弊的违法违纪事实。


2016年,我与原告田艳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从开始诉讼,经过一审、二审、再审和发回重审、再次二审。历时六年,由于田艳华有钱有势,再加上个别法官徇私舞弊、官官相护,故使田艳华多种违法犯罪行为得以逃脱,还使其数百万元违法收入通过法院判决得到合法保护。给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事实与理由


一、商丘市中院许玉霞法官故意违背事实、枉法裁定2016年9月,我被田艳华起诉,同年8月26日欠其本息共计:343万。此案在睢县法院,调阅了我与田艳华5年来银行往来所有账单,经过4次开庭、2次司法审计,审计结果本息共计:131万元,而后做出判决。


一审判决后,田艳华为了继续讹诈,上诉至商丘中院,二审法官许玉霞受理此案后,一不审查出借人身为农村信用社的员工出借900多万元的资金来源;二不参考银行往来账单;三不采纳《司法审计意见》,完全按照田艳华的意愿甚至超出田艳华的诉讼请求,故意违背事实、徇私枉法、违规作出判决。后来,我含冤逐级上访,在有关部门的督促下,此案又经过再审和发回重审。

 




二、睢县法院陈洁法官办的荒唐案


1、在睢县法院陈洁法官的控制下,重审时,在双方对以前的鉴定结果没有提出实质的疑义的情况下,陈洁为了使田艳华的利益最大化,还让重新鉴定,而且鉴定费还让我拿。当我对此提出质疑时,她态度非常蛮横:你愿拿不拿,不拿我就不给你们算账,直接下判决了。


2、据我们检索,法院第二次委托的鉴定机构(河南宏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的职业范围就没有司法鉴定这一项,司法鉴定书没有加盖司法鉴定专用章,属于无司法鉴定资质,该鉴定书应该无效。


3、陈洁为了接近田艳华起诉的数额,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指使鉴定机构在本金上硬加上60万元每年再加24%的利息,现在竟翻到150万元之多。当我质问鉴定机构时,该机构的会计师说:我们只能按法官提供的数据算,这其实就是替法官算个账。


4、2012年10月12日,田艳华从我账户中取走一笔10万元,田艳华自称取出后给我了,但始终未能拿出任何证据证明,此款在第一次审计中已计入还款数额,但陈洁在未能说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硬是让会计事务所将此笔还款去掉。(附取款凭证)

5、田艳华提供的2014年10月8日模糊的并已注明“此款已经还清”并且内容全部被反复涂黑的拍照的借条复印件,在根本无法证明该借条的真实性的情况下,陈洁硬是将此笔纳入审计。(附证据)

6、从通过法院调取的影像记录可以证明,并有田艳华在历次庭审中承认其利用工作之便从我农信社账户中取走180万元(有影像和庭审笔录为证),该款应当视为我的还款,应该从总的借款金额中予以扣除。但陈洁法官却以当时借款没达到此数额为由,不给我计入还款数额。(附取款凭证)

 

三、商丘市中院王保中法官颠倒黑白、故意掩盖田艳华的犯罪线索


商丘市中院王保中法官不予移交把田艳华数百万元非法收入通过法院判决得以保护。



1、此案在商丘中院二次审理过程中,我申请法院调取了田艳华的银行流水,直接查到田艳华转借其他人的就达17笔之多,涉及款项659.322万元。且田艳华账户在转款前,余额几乎为零,转款后,田艳华即将款项转给我。且田艳华在庭审质证过程中,谎称这些都是他的亲戚朋友,但却说不出这些人是什么亲戚、什么朋友,更说不出这些人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


另外,从田艳华流水还可以看到,仅2012年至2016年期间,田艳华仅在睢县信用社开户的账户里就显示出与116人发生过资金往来再结合田艳华与我关于“吸收的借款都要吃5厘到一分利息差”的电话录音,可以确切证实,田艳华收取多人款项后又出借给我及他人,中间谋取5里到一分利息差额。粗略估算,金额高达2500余万元,非法牟利达300多万元。根据相关规定,田艳华个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已经远远超过20万元而且吸收公众存款已远超三十户,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处罚。


2、田艳华及其丈夫刘坤多次套取信用社40万元贷款,反复出借给我达五年之久,经法院认定:截止到2016年8月就非法获取利息差达21.55万元;到2018年我被其执行时,他们非法获取利息差达34万多元,这种行为远远超出了高利转贷罪的立案标准。


3、田艳华、刘坤夫妇合谋利用刘坤担任信用社金库主任的职务便利,任意挪用金库现金数千万元进行营利活动,获取高额好处费。具体为:2014年3月31日将金库现金1000万元、同年6月30日将金库现金2000万元存入田艳华在工商银行的个人账户,帮助工商银行睢县支行拉升储蓄额获得工商银行给付的巨额好处费。此行为已明显构成挪用资金罪。(附法院调出的证据和省银监局回复函)




以上内容,我多次举报,因田艳华在法院和公安局都有强大的保护伞,法院让去公安举报,公安说既然是法院通过民事案件查出的违法线索,应该由法院移交到公安,几年来,互相推诿。更气愤的是王保中不但颠倒黑白、故意掩盖田艳华的犯罪线索不予移交,而且还将田艳华巨额非法利息收入,通过法院判决得以保护。


四、法院久审不结,给我造成极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自2016年,田艳华起诉,历经多次周折,无论法官怎样偏袒田艳华,其判决结果都远远低于田艳华起诉的数额,可以确切证明其主张的欠款数属于虚假诉讼,才导致此案来回折腾长达六年不能了结,故因田艳华虚假诉讼期间的利息不应该由我承担。但是陈洁和王保中却判令我付24%的利息一直到还款之日,白白给田艳华增加几百万元的非法利息收入,这是非常不公平的,给我造成极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现在患有严重的精神抑郁症)。

 

诉求


综上所述,我希望此事可以引起商丘市中院代院长杨飞和睢县县委书记曹广阔二位领导的重视,责令严查冤案错案,给受害人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公正。

 

以上反映内容客观、详实,如有虚假,我本人愿承担所有法律责任,与发帖平台无关!


反映人:罗亚丽


2022年6月24日

来源:知乎平台 我是实名反映人